<sub id="rlhpf"></sub>
    <address id="rlhpf"><address id="rlhpf"><listing id="rlhpf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rlhpf"></form>

        <listing id="rlhpf"><listing id="rlhpf"><meter id="rlhpf"></meter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  歡迎來到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官網!
        幻燈片
        冷凍生鮮“社區收發室”直送 物流成本降三成

        來源: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 時間:2015-09-26 查看次數:

        昨天,城市100共同配送北師大店的工作人員正緊張忙碌地查找、清點快遞貨品,為取件人做配送服務。本報記者 方非攝    
          記者 涂露芳 孫超逸 
          緊靠北五環的林萃路上,“城市100”的桔紅色門臉在一圈底商中非常醒目,這是北京首家社區共同配送門店。 
          前天中午,身穿紅色馬甲的工作人員在分揀大小快件,來自韻達、匯通、中通、申通等公司的快件堆放在靠墻一溜兒的藍色儲物筐內,每個儲物筐分別對應倚林佳園、融城嘉園、京師園等小區,分揀好的快件再由專人負責投遞。 
          不同于以往大小快遞公司各派人馬到林萃路一帶投遞,經常被攔在小區門外苦等業主的狀況,現在快遞公司可以選擇將快件轉交給城市100門店代為投遞,附近居民也可以到門店取件,這被用戶親切地稱為“社區收發室”。 
          “其實并非社區收發室這么簡單,這是一個開放共享的平臺,快遞、電商都可以進來,由我們來集中完成末端配送,降低最后1公里物流成本。”城市100物流公司總監徐勇透露,目前除六家快遞公司進駐外,與當當網、京東商城、快行線冷鏈物流的合作已經展開,其他一些電商平臺也在接觸中。 
          在林萃路門店的快件存放區旁邊,一個碩大冰柜已經擺上了冰淇淋、速凍水餃、湯圓等冷凍食品。快行線冷鏈物流直接面向消費者的在線平臺月底開通之后,居民們在家輕點鼠標,過去快遞公司不敢接的冷凍生鮮食品就可以直接送上門。 
          “代發快遞不會是主要盈利點,電子商務配送才是今后的主業。”該門店店長宋經理透露,目前,當當網通過城市100的配送剛試運行半個月,日均業務量就達到了一兩千票。下一步,消費者網上下單時,可以選擇送貨上門,也可以選擇在共同配送門店自提。 
          “起步階段,快件、網購的自提比例可能在5%以下,隨著網點擴張覆蓋區域越來越大,市民選擇自提方式的比重可能攀升到30%左右,因為可以省去等待快遞的時間成本,如果東西不沉,門店離家不遠,順道就自己取了,很方便。”徐勇認為。 
          據測算,在電子商務領域,共同配送的模式將至少節省15%的物流成本。一方面,配送末端的資源整合節省各家快遞或電商分別派人送貨上門的費用;另一方面,當當、京東等電商平臺的部分貨件,也不用分別由不同快遞公司去提貨,而是集中送到城市100朝陽區蘇家屯村的貨倉統一配送。 
          在目前配送成本更高的冷鏈物流方面,共同配送的成本節約非常顯著。“我們可以用每包0.83元的成本把水餃從上海運到北京的總倉,用每包0.47元的成本把水餃從北京的總倉運到北京的所有超市,但如果把1包水餃從北京的倉庫送到消費者家里面,就需要十幾元錢,最高的成本是這最后1公里的最后100米!”快行線董事長劉培均介紹,共同配送可以把冷凍生鮮食品的最后100米配送成本降低30%,而隨著這一模式的推廣和集約化程度提高,冷鏈宅配成本有望降低50%左右。 
          新聞現場 
          30分鐘提走93件快遞 
          上周五中午11點,記者來到北師大城市100自提點時,已經有二十多名同學在自提點窗口外排起了長隊,26歲的劉海謙和另外4名工作人員正手忙腳亂。 
          “下一個同學多少號,哪個快遞公司的?”通過窗口,劉海謙大聲詢問。“申通的,34號!”聽到回答,她立即回身從右手邊第二排一個標著“申通”牌子的貨架三層取下一個快遞包裹,核對完身份證和學生,她一邊麻利地撕下包裹上的第一聯存單,一邊開始詢問下一個同學的快遞編號,交接這個包裹一共用了23秒。 
          短短30分鐘,從自提點提走的快遞包裹數量達到93件。“這才剛開學,還不算最忙,今年元旦假期,一天就提走了2000多件快遞。”劉海謙說道。 
          劉海謙所在的這個城市100自提點,位于北師大西門學2樓下,正式營業到現在才剛剛2個月,但每天收發的快遞量已超過千件,很大程度上緩解了快件進校園的難題。50多平方米的自提點內,除了兩臺錄入包裹信息用的電腦外,剩下的地方基本上都已經被大大小小的快遞包裹“占據”,僅4個被塞得滿滿當當的大貨架就占去了一多半面積,地上還擺放著不少“個頭”較大的包裹箱。 
          “快遞自提挺方便,中午和晚上吃飯的時間就過來拿了。”大學生小馬向記者表示,因為學校不許快遞員進校園,以往每回取快遞,他都要和快遞員事先約好時間,到校門外交接。要是包裹分屬不同的公司,有時可能還要跑到好幾個不同方向的校門。尤其在元旦前后的快遞高峰,大小快遞公司在校門口擺攤設點,秩序很亂,經常刨半天才能翻著自己的快件。小馬希望,自提點高峰時段多開幾個窗口,減少排隊等待的時間。 
          與國家網球中心隔條馬路的倚林佳園,是林萃路一帶相對高端的居住小區。居民們最近發現,不管是韻達還是匯通、中通的快件,幾乎都由固定的快遞員送上門,工裝上印著城市100的標識。 
          “我們有固定門店,信任度就高了,反復與物業溝通,把業務員的胸卡、身份信息都拿過去備案,現在終于同意我們進小區。”林萃路門店宋經理告訴記者,他們負責周圍15個小區的“宅配”,原來是12個小區都不讓進,現在已經有7個小區放行,其他小區正在爭取。
          從過去一家快遞公司全程門到門遞送,到現在通過城市100門店中轉,雖然流程增加了一個環節,效率卻不降反升。記者從林萃路門店的業務信息記錄看到:上午9時收到的一批快件,中午12時已經完成投遞,并將簽收單返還各家快遞公司。 
          “集中配送投遞距離短,每天配送頻率能有五六次,平均3小時完成接件、分撥和投遞,快件隨時消化,緊急件最快15分鐘送到。如果由一家快遞負責到底,快遞員大老遠過來,一天頂多兩次配送,遇上特殊情況,很多件一耽誤就是半天甚至一天。”宋經理表示。 
          專家點評 
          從不敢想象到全國首創 
          根據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發布的最新數據,去年中國物流成本8.4萬億元,占GDP比重達17.8%,遠遠高出發達國家水平。 
          “城市100——共同配送”是市政府“15分鐘社區服務商圈”的有機組成部分,“共同配送”模式實現了物流快遞行業人員、網點等末端資源的高效整合。北京整合末端資源的模式,在全國屬創新之舉。 
          該項目主要發起人,北京市快遞協會秘書長王寶華向記者描述了這樣的美好前景:“市民日常生活所需都可以滿足。進廚房發現缺袋鹽,打個電話到配送門店就行。白領沒時間逛農貿市場,網上直接向蔬菜批發市場預訂,下班后新鮮又便宜的西紅柿就送到家。”通過與電子商務平臺的直接對接,共同配送體系可減少流通體系的中間環節。 
          共同配送的社會效益遠不止如此。王寶華分析,北京物流公司幾千家,10萬快遞員,一家公司進來建一個網點,100家公司建100個網點,共同配送節省的社會資源不可估量。同時,資源整合后送貨車輛在路上的無效運行大幅減少,能發揮減輕北京交通擁堵和降低大氣污染的環保效益。 
          共同配送體系在發達國家已趨于成熟,韓國首爾領先的“宅配”公司,業務量已經發展到一年30萬票的龐大規模。但在北京,共同配送在兩年前還不敢想象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现金斗牛